利用矩阵兵棋推演全球卫生危机

03-14

“兵棋是非常有效的学习和规划工具。鉴于兵棋的这一巨大潜力,加拿大全球事务部与国防部和学术伙伴合作于2019年3月开发并推演了针对全球卫生危机的矩阵兵棋

兵棋推演这一方法能够让人们更好地了解一些问题或现象,进而制定更有效地决策。自19世纪以来,世界各地的军事人员已经将兵棋用于训练、分析等多种目的。现在,兵棋的应用更为广泛,已经拓展到多个领域,特别是应用于人类决策和互动受复杂的社会、技术和/或环境体系影响的情况。

推演人员可以基于兵棋想定(真实或潜在真实态势的简化模型)在动态环境中通过与其他行为体互动获得第一手决策经验。尽管兵棋不是专门的预测工具,但是它为参与人员在特定环境下思考各种问题提供了机会,有利于参与人员批判性思考确认各种假设,得出新想法和见解,进行知识经验交流讨论,实现体验式学习。兵棋类型多种多样,有的兵棋规则程序严格,技术细节高度复杂;有的结构灵活,复杂度较低。

“矩阵兵棋”是一种半结构化兵棋形式。在矩阵兵棋中,对阵员会提出行动方案和具体目标(论点),说明行动能够获胜的原因。其它参与人员可以评估这一论点,补充说明行动获胜(失败)的原因,然后由导裁员(兵棋控制员)进行裁决,分配获胜概率,投掷骰子确定结果。例如,投掷两个骰子,投掷数大于等于4时,视作行动成功。当投掷数大于或等于9,则行动不可能成功。行动成功与否会影响当前态势的走向。

下面介绍加拿大全球事务部于2019年3月开发实施的矩阵兵棋,该兵棋旨在研究全球卫生危机预防和危机发生时的国际应对问题。

兵棋设定在2030年的 “泛大陆”(见图1)。尽管兵棋中的许多问题、紧张局势和某些地名与现实世界的相似,但兵棋中创建了一个替代场景,这有利于简化现实中的复杂事件和行为体。泛大陆由三个区域组成:西大陆、东大陆和南大陆。配套地图上显示了区域联盟、主要城市的位置和边境特征以及贸易、旅行和移民路线。               推演人员分成六个虚拟行为体,包括三个类似国家的行为体(每个区域一个)、全球卫生组织(领导全球应对卫生问题的多边组织,但是预算和实际能力有限)、跨境医疗组织(负宣传和实施紧急卫生干预措施的非政府组织)、基金会(资源丰富的私人基金会)。推演时,各推演小组首先了解自己所代表行为体的利益、能力和与其他行为体的关系。各行为体有一个共同目标,遏制流感爆发,但是他们的利益并不统一。这意味着在国际合作背景下,各行为体之间存在竞争和协调问题。

推演要进行多个回合:第一回合是针对全球卫生危机的国际准备会议。在第二回合,东大陆爆发地区性流感。第三回合中,流感在全球蔓延。第四回合,病毒得到控制。各回合开始时,屏幕上会先投影新闻事件,展示疫情爆发状况和相关背景信息。在每个回合,各小组轮流提出论点说明采取的行动(如部署军队),行动能够获胜的原因(军队资源丰富)和预期结果(如遏制疫情)。其它参与人员可加以补充,给出赞成(如防止跨境传播)或反对(如担心军队造成感染者隐瞒病情)理由。然后兵棋控制员会综合考虑这些论点确定成功的可能性并投掷骰子。在各回合之间,控制员会根据对阵员行动更新新闻注入事件以及疫情现状。推演以简短讨论和后续调查结束。

参与人员在推演后表示,矩阵兵棋为决策者和卫生专业人员体验全球卫生合作所面临的挑战提供了机会。兵棋推演比较灵活,能够适应各种情况,能够让各类人员参与。对于决策者和相关从业人员来说,兵棋是一款潜力非常强大的学习工具。

上一篇: 美国联合参谋部兵棋推演中心一览

下一篇: 兰德报告:思维机器时代的威慑

产品推荐

Product Recomme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