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棋书籍推荐

04-21

        西蒙·帕金,《纽约客》杂志的撰稿人、《观察家》报的评论员,最近发行了一本有关历史兵棋推演的新书“A game of Birds and Wolves”。该书的受众主要是普通人群而非兵棋推演专业分析人员。

       在本书中,帕金考察了鲜为人知的西部海域战术组(WATU),该小组由女性组成,她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通过兵棋推演为同盟军大西洋战争做出了贡献。具体而言,本书重点介绍了该战术组如何利用兵棋帮同盟军制定反潜战术抵抗德军的U型潜艇战。同时作者还说明了英国皇家海军中的女性在战争中发挥的非比寻常的作用(在当时,女性在军队中一般只能担任秘书类职务。)

        与其他“严肃兵棋”类书籍相比,本书具有以下几个突出特点:首先不同于大多数这类主题的高技术含量学术文献,本书属于创作型非小说作品,在题材上类似于详实的长篇杂志作品。本书采用了新颖但引人入胜的叙述风格,其散文式文体和源驱动式对话再现了战时处于绝望边缘的英国所弥漫的紧张氛围。这种叙述将罗伯特上校及其年轻女兵队伍描述的栩栩如生(尽管为达到这种效果书中的历史记录似乎有些单薄)。这可能是本书的最大优势,以引人注目和通俗化方式向更多读者介绍兵棋推演。

      本书的目标群体是更广泛的读者,但是严肃兵棋人员阅读本书本书是也不会感到无聊。尽管本书不像其它描述相同主题的学术作品具有很强的分析性,但作者在创作前进行了详尽研究,从个性化角度详细阐释了一个正确应用兵棋推演为同盟军战争做出贡献的时代。也许更重要地是,本书总结了女性的贡献,而女性不论在整个军事历史上还是在兵棋推演历史上都被边缘化的群体。

       从历史角度讲,WATU兵棋推演在历史学中算是异类。除了美国海军拥有强大的兵棋推演文化,与轴心国相比,同盟国利用冲突模拟的情况比较少。历史上的普遍共识是,在战争期间同盟国更感兴趣的是新型运筹学而非兵棋推演。在战争期间,同盟国使用兵棋的情况很少,而且大多数都是初步的或即兴的。这与日军和德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国都在战争中期利用兵棋推演规划主要行动。

      尽管大西洋战争局势的扭转是诸多因素决定的,帕金指出战术组通过推演提供的战术在反潜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虽然帕金非常看好兵棋推演的影响,但其影响程度有多大还很难确切说明。至少,这些战术的广泛传播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可以说明如何将推演和模拟用作有用的教育工具,用来研究新的可能性。

      从历史角度讲,更不寻常的是西部海域战术组女性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从大部分历史来看,兵棋推演这一领域一直由男性主导。很明显作为“男权”极度盛行的机构,专业军队之前极力拒绝女性的加入。正如帕金指出的,即使英国人,可能也会忽视皇家海军女子辅助队存在的事实。

      这一问题不仅局限于军队。兵棋专家詹姆斯·邓肯估计,在商业兵棋推演领域,女性兵棋人员可能只占到1%。长期以来,女性要进入这一领域要面临许多障碍,而且这些障碍更多是社会和文化层面的。但正在发生改变。

       如今,许多女性已经进入这一“男性”领域。本书可能会预示这种变化趋势,而且可以向更多读者介绍这一领域。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制片公司安步林合伙人可能获得本书的电影改编权,如果成为事实,那么其影响会更大。

上一篇: 美国防部创新兵棋实例—作战创新

下一篇: 商业兵棋推演:从理论到应用

产品推荐

Product Recomme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