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军军事学院2019年进行了大流行病兵棋推演,结论惊人!

05-18

流行病在人口稠密的大都市中爆发并迅速传播,感染者呼吸衰竭并最终死亡。随着地方收容和应对机制的崩溃以及感染病例成倍增加,此次疫情需要采取全球性应对措施成为不争事实。

上述情况并非COVID-19大流行病的缩影, 相反这是美国海军军事学院去年9月举办的兵棋推演的背景。推演结论概要于4月1日发布。本文作者该推演非常具有预见性,与目前还在美国持续的疫情工作具有许多相似之处。

这场推演被称为“2019城市疫情”,50名专家利用两天时间围绕假想的大流行病开展应对、遏制和消息传递协调工作。推演得出的一些结论已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中得到证实。

其中一个结论指出,“在规划阶段,美国政府和军方可能有意或无意地进行回避,减少与受影响地区和/或感染人群的接触范围。

另一个结论评估了“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员”在遇到阻力时满足不同寻常或前所未有条件的倾向,这直接影响规划和调整的有效性。

本杰明·戴维斯是美国海军军事学院人道主义救援项目的副主任,也是本兵棋的设计师,他表示,对于参加推演的中级和高级军官来说,军方在推演中多次面临的问题是,他们倾向于打最后一场仗,而不是参与到当前救援中。

戴维斯说:“这可能是他们从埃博拉病毒救援中沿袭下来的传统。埃博拉疫情造成13000多人死亡,美国军方当时并不建议为感染人群提供直接援助。对阵员参与到推演中时,实际上仍然以此方针指导自己的行动。”

戴维斯补充道,军事人员在推演中,遇到部队直接接触受感染人群或地区情况时犹豫不决。他们会主动或被动地,以多种不同方式偏向更高层次的讨论,而这些讨论尽量避免部队受到伤害。但是我们很难做到将避开被感染人群与保护自己的部队分开。”

同时,结论中指出,兵棋推演人员对与他们先前经验不一致的兵棋元素,包括假定疫情本身,非常抵触。兵棋中最初假设的病原体的传播速度与COVID-19的传播速度非常接近,感染人群会出现类似感冒和流感症状,而且一小部分人需要接受长期重症监护。但最终,推演将重点放在了已知的可治愈病毒上,很明显,推演因此丧失了许多学习机会。

戴维斯没有评论军方在现实中应对疫情的表现。就虚构的兵棋推演想定而言,他指出,兵棋推演延伸到了军事人员不熟悉的作战领域,这让他们感到无从下手。

军事人员要执行不熟悉的任务,这对他们来说是一大挑战。同时他们的权限很模糊,这不利于他们自己做出决定。指挥控制是他们的作战方式,但在推演中无法发挥作用,实际上我们在推演中删减了这一方式。我们只赋予了他们指挥权限。对于不习惯这种方式的军事人员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挑战 。”

美国海军军事学院人道主义救援项目主任戴维·博拉蒂表示,他们正在详细分析虚拟兵棋疫情和COVID-19的异同。面对疫情,我们需要各方共同努力寻找解决方案,挽救更多生命。

上一篇: 浅谈网络兵棋推演的优势

下一篇: 美城市疫情2019大流行病应对措施:研究&推演发现

产品推荐

Product Recomme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