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兵棋推演了解马赛克战:海上马赛克

06-17

20XX年,一场涉及亚洲某海域领土争端的局部战争爆发。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支突击队从MV-22鱼鹰旋翼机中取出计算机芯片、可打印炸药和通讯设备,准备打击高价值目标。这支队伍看起来更像是流言终结者(MythBuster),而非海军陆战队。

接着他们拿到了无人后勤系统运输的前置方形集装箱,开始打开集装箱,组装任务所需有效载荷。在分析了雅典娜计算机辅助系统生成的各种方案后,小组负责人决定综合运用猎人和杀手方案:利用三架监视无人机发现锁定目标,通过两个电子攻击系统隔离目标,然后让三架训练有素的炸弹无人机锁定对手关键漏洞。

3D打印炸药已经装好,而新的任务攻击概况已经在通过块状代码加载在平板电脑上。突击队交叉检查了云情报数据库,并完成了下载更新,以帮助机器学习算法识别目标,忽略敌人新设置的诱饵以及平民。启动任务包后,突击小组登上MV-22,为进入新射击战场后的下一次攻击做准备。

上述将小型、低成本、灵活系统以创新方式快速组合到一起的作战方式,代表了一种新的胜利理论:马赛克战。马赛克战是DARPA战略技术办公室开发的军队设计和作战概念,旨在实现21世纪机动作战。传统系统一个整体。从美国第五代战斗机到航空母舰,这些高成本复杂平台通常处于静止状态而且适应能力较弱。它们就像拼图游戏样,每个系统只能与一个匹配的系统互连。而“马赛克理念是构建能灵活联网,快速配置的系统,提高作战人员的适应能力。就像马赛克中各个“瓦片”,在马赛克战中,任何具有某种功能特征的系统(或单位)都能与其他系统组合在一起,随时随地为指挥官决策提供所需的作战能力。

那么,马赛克战争究竟是什么样的?与现在的战斗方式相比,它在对抗能力突出对手方面有哪些优势?如果赋予战斗人员计划和执行全域机动能力,而不是仅仅利用火力和消耗压制敌人,会发生什么情况?尽管用于实现大规模实验的技术组件还在开发中,2019年进行的系列兵棋推演结果,能让我们一窥将马赛克概念转化为新能力和新战术的作战潜力及其面临的挑战。

海上马赛克

在第一个兵棋系列中,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领导了两场兵棋推演。在推演中虚构的美国联合特遣部队(蓝方)在与一支合成部队(红方)在非洲进行战斗。红方具有先进的精确打击和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蓝方的任务是破坏红方传感器和武器系统。参与人员在推演中比较了传统规划方法与马赛克方法的效果。马赛克部队使用大量无人驾驶平台,这些平台通过“人类指挥-机器控制”体系进行协调。也就是说,战略目标和风险由人类确定,而由AI支持的机器控制器将指导方针转化为可行方案。主题专家和机器规划助手组成的导裁组(白方)在推演中负责复制指挥控制过程,并不断根据任务分配资源。

兵棋推演展示了马赛克方法的关键方面。首先,可以通过组合现有系统(将四轴飞行器与火力集成在较低梯队)实现马赛克,但是要管理日益复杂的“击杀网”,指挥控制能力的提高是必需的。不同于传统的击杀链,击杀网主要根据不断变化的任务需求,从整个方案网络中动态选取效果。可用于小型编队的情报、火力和后勤资产越多,需利用具有AI功能的指挥控制和任务计划应用程序来管理击杀网的单位也越多。

小型单位能够发射弹药瞄准地面、空中和海上目标时,尤其如此。只有人机在规划和执行过程中共同协作,才能管理好马赛克群例如,一个AI应用程序在管理补给请求和人员更换的同时,还应为情报规划人员提供地形建议,并向火力负责人提供空域冲突相关建议。

此外,参与人员在推演中对风险承受能力和新的进攻机动形式有了全新的认识。他们认为在寻找敌人不足以加以利用时,损失一架低成本无人机是可接受的。他们觉得可以将低成本无人系统可以任意使用,而为了压制防御让第五代战斗机冒险则需要慎重考虑。对阵员利用无人机驾驶系统评估红方的部署情况,因此造成的损失不会对其主要任务产生重大影响。但更有有趣的是推演中各种方案得出不同结果的方式。蓝方对阵员获得马赛克能力后,指挥官发动了大量平行攻击,而这是一种武装侦察形式,旨在利用AI机器控制器确定红方的不足,并利用其压制红方的防御能力。


上一篇: 美国海军陆战队计划建设新兵棋推演中心,预计耗资1亿到2.5亿美元

下一篇: 通过兵棋推演了解马赛克:联合作战和城市电子战

产品推荐

Product Recomme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