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分析式兵棋开发新概念新方法

01-26

       兵棋机制有助于参与人员得出新的战争想法,它的这一作用已经过时间的检验。推演得出的这些想法可以通过进一步的分析、战场和舰队试验来验证。

       兵棋推演是一种军事活动表现形式,兵棋中会使用规则、数据和程序,但不涉及真实军事力量。在推演过程中,对阵员扮演相关军事活动行为体、派系等。活动中各事件的流程会影响对阵员针对这些事件的决策,对阵员决策反过来也会对这些事件的发展产生影响。在这个广泛的连续体中,分析式兵棋通过竞争性想定推动对阵员进一步了解不断变化的战争并实现未来计划。兵棋对阵员(通常是军官和国防官员)可通过兵棋获得决策经验和决策信息。     

       在军事领域,利用兵棋开发新战术和作战概念已经有悠久的历史。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德国陆军元帅阿尔弗雷德·格拉夫·冯·施利芬综合运用兵棋和野战演习来检验作战概念。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美国海军通过海军军事学院兵棋推演得出了新的舰队战术思想,并提出了运用航母等新型能力的想法。

      这类试验将舰队和学校联系了起来。美国海军上将约瑟夫·里夫斯曾担任海军军事学院战术系主任,他在学院利用兵棋推演开发了舰载航空兵新概念。然后他在1925年专任指挥官,指挥了美国兰利号航空母舰(一架实验性航母)。美国陆军上将唐·史塔里利用一系列针对富尔达峡(Fulda Gap)“中央战役”的军团级兵棋和模拟,压力测试了主动防御条令并开发了空地战的基础概念。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国网络评估办公室利用一系列研讨式兵棋推演来开发创新思维,研究精确打击的优势。

      近年来,利用兵棋推演得出新作战概念再次得到关注。美国前国防副部长沃克、美国空军上将保罗·塞尔瓦呼吁新一代的兵棋要服务于未来战争。兰德公司成立推演中心,探索应对国家安全挑战的新方法。美国海军陆战队大学通过布鲁特·克鲁拉克中心将竞争性战争兵棋引入联合军事职业教育(JPME),以培养学员的创造性解决问题技术并探索战争特征的变化。与此同时,美国大学的国际服务学院研究了如何将兵棋作为一种新方法,帮助学生思考应对从气候变化到复杂的人道主义紧急救援和大规模移民等全球挑战的解决方案。

       实践证明,要利用分析性兵棋开发新概念要注意以下事项。

       首先,要保证多方对阵员参与到推演“竞争”中,这有助于激发创造力,得出新方法。

       其次兵棋想定要尽可能接近现实,要包含不确定性、风险/收益动态机制,要保证不同行为体有不同目标。

       第三,必须记录推演过程,跟踪方案决策的变化发展。这有助于参与人员在推演结束后有力对话,批判性思考战争的性质和特征。兵棋是为了开启对话,而不是终止对话。

      第四,要明确区分战术级兵棋和战役级兵棋。战术级兵棋有助于参与人员了解如何在战役中使用新能力。在战役级兵棋,参与人员根据战役级目标,鉴于新能力确定哪些方案是可行的。

      第五,兵棋设计人员要选择最适合概念开发的兵棋类型。分析式兵棋有四种类型:研讨兵棋、矩阵兵棋、自由兵棋和严格兵棋。研讨兵棋和矩阵兵棋的结构相对松散,重点强调让参与人员解读事件。自由兵棋和严格兵棋有大量结构化规则,包括力量比计算、武器系统或结盟偏好的限制等等。不同于解读或辩论,这些规则是提前就确定好的。要开发现代化联合概念,兵棋必须在明确的政治目标背景下确定军事问题,要确保参与人员能够设想各种解决方案。

上一篇: 如何设计手工兵棋

下一篇: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三师利用兵棋磨练陆战队员

产品推荐

Product Recomme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