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维尔茨堡大学军团级兵棋介绍

02-14

       维尔茨堡大学是德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已经有 600 多年历史 。维尔茨堡大学的学术地位一直处于德国大学的首要位置,在世界上也久负盛名。多年来,该大学一直利用兵棋辅助历史和数字人文学科教学。  

        德国维尔茨堡大学开发的 "Pluie de Balles(子弹雨)"兵棋是专门用于课堂教学的军团级兵棋。该兵棋使用大比例尺地图,单个单位的最低级别为营,甚至是旅。设计师为制造摩擦,在兵棋设计过程中专门就地图比例尺和推演棋子数量“做了文章”。

       Pluie de Balles 配备的是 1:2500 推演地图,而想定通常要求使用 2m x 3m,甚至是 2m x 4m 大小的地图。标准步兵棋子的大小是 15mm x 30mm,代表最多 100 名步兵组成的编队,即一个连队。大约 30 个骑兵组成的单位也用相同大小的棋子表示。15mmx15mm 的小棋子代表半个连、专家小组、单个火炮、炮车拖车和弹药武器等。

        在该兵棋中部队指挥官需要机动大量棋子。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在普法战争中,一个典型的法国师一般由 13 个步兵营和两个步行炮兵连组成。这在兵棋中要用 128 个算子来表示,此外推演中还需 13 个算子表示弹药补给,5~7 个算子表示师级指挥部和通讯员。这些都加起来总共就是约 150 个算子。除此之外,营级、旅级和师级指挥官也需要标记,兵棋中用小旗表示。而法国师级部队,另外还需要 18 个小旗来表示地图上的师。根据想定,每次推演可能总共需要 1000 多个棋子、小旗和标记。

         从经验来看,在每回合两分钟的时间内控制大量的推演部件是一大挑战。不夸张地说,即使师级编队由两到三名对阵员组成的小组来指挥,推演也不会轻松。随着推演的进行,对阵员在控制大型编队的同时,还要与军团级指挥部通信,这会造成巨大的摩擦。这既是设计师做文章的“克劳维茨摩擦”,也是参与人员之间产生的社交性摩擦。通常,在每次推演中,各方军团指挥部小组都会问裁判他们能否替换一些附属指挥官。

       尽管兵棋规模较大和每回合推演时间相对较短,极大增加了参与人员的工作量。但是 Pluie de Balles 也有实际优势,它能轻松容纳大量学生。由大约 40 名学生参加的兵棋推演已经成功进行。参与人员指出,推演开始一个或两个小时后,就明显感觉人手不够。

   Pluie de Balles 的地图比例和推演材料不是最重要的,其价值在于对指挥控制和通信的刻画,特别是对因交流不足造成的混乱局面的描述。兵棋中高度简化了记录和战斗裁决机制,裁决只通过简单投掷骰子实现。战场指挥官必须通过投掷骰子确定单位的机动距离。投掷的骰子数量与机动单位的级别相关(比如步兵投掷两个六面骰子)。投掷结果就是这个单位在该回合的最大机动距离。要与敌方单位战斗,指挥官需要投掷 D20 骰子,然后对比投掷结果与数据表武器系统条目所对应的现实数值。比如投掷结果大于或等于数据表所列的数值,则成功击中目标。根据推演经验,即使之前没有兵推经验的学生也能轻松掌握机动和战斗机制。

       Pluie de Balles 兵棋最复杂的部分是核心单位的激活机制。单位在能够机动或进入战斗前,必须先激活。激活方式为投掷一个 D20 骰子获得基本激活值 5。这一机制旨在反应下属单位有时无法按预期执行命令的问题。下属单位可能在第一时间没有接收到命令,或者收到了命令但产生了错误理解,或故意忽视命令。这一机制的主要目的是促使战场指挥官注意单位凝聚力问题。因此,如果战场指挥官与旅级或师级指挥官失去联系,那么将受到沉重的激活处罚。在该兵棋中,假定直接通信只能在预定范围内进行。对阵员需要将资产部署在距离较近的范围内。较长距离通信可通过电报线路或者回光仪实现。师级和军团级指挥部一般位于前线的后方,要与其保持联络,长距离通信至关重要。

上一篇: 美空军作战部司令:联合作战是未来战争的趋势

下一篇: 麦肯锡公司:如何在医疗卫生领域将兵棋用作决策工具(一)?

产品推荐

Product Recomme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