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军陆战队:兵棋推演的革新(一)

03-03

        美国海军陆战队指挥官大卫·伯格将军在2019年7月发布的指挥官规划指南(CPG)中,明确指出要革新兵棋推演方法。 他要求海军陆战队对当前的方法进行重大调整,加大资源投入来培养人才,开发工具和方法,以实现最终目标。 在短期内,这需要快速通过创新方法来改进方法和工具。 从长远来看,美国海军陆战队将建立并配备一个新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兵棋推演中心,该中心不仅将为海军陆战队提供服务,还会服务于联合参谋部。

       美国海军陆战队为什么如此强调兵棋推演? 过去几年中为适应以大国冲突为标志的时代,整个美国国防部重燃对兵棋推演的兴趣。鉴于在先进技术方面的巨额货币投入,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和国会都希望这些决策经过全面分析得出。要证明投入的可靠性,需要一系列技术支撑,需要综合运用兵棋推演和作战分析技术。

        伯格将军在指南中确定了增强未来军队发展和战斗概念基础知识体系的需求。他还制定了基准目标,确保规划计划预算和执行(PPBE)过程的确定经过严格的分析流程。“PPBE流程用来确定资源投入方式,而PPBE流程将由以兵棋推演,建模和模拟为基础的计划阶段驱动,并建立在与海军紧密关联的坚实分析基础上。我们必须在这些学习活动上加大投入。”

        根据这一命令,美国海军陆战队作战实验室积极致力于将兵棋推演工具现代化,在提高当前能力的同时,还要与美国海军陆战队系统司令部合作挖掘兵棋推演中心未来能力。这一目标的实现需要多年的努力。

        近期,海军陆战队主要将兵棋推演工作的重点放在满足指挥官新型军队设计需求上。因此在2020财政年,兵棋项目主要立足特定想定下的军队设计。美国海军陆战队在2019年10月进行了一系列快捷兵棋推演活动。随后两次迭代推演活动--“幽灵舰队”和“黑羊中队”将在2020年春季举行,到2020年6月的“远征战士20”,推演将达到高潮。这一系列兵棋推演活动的主要目的是帮助指挥官更深入了解战略、战役和战术层面的军队设计。

        这些工作与指南中明确的作战实验室具体任务一致:“美国海军作战实验室要根据当前国家国防战略、国家军事战略和其它相关部门指导方针,通过一系列在特定现实想定中研究指定概念含义的兵棋,确保单个兵棋推演的系统化和快速实现。

       需要注意的是,这一兵棋推演工作与海军陆战队实验室过去进行的传统兵棋推演有所不同。美国埃利斯集团,通过与海军陆战队作战分析部门密切合作,已制定了严格按照美国海军航空企业能力综合流程工作的方针,以运用政府建模与仿真的最佳方法进行严格的分析工作,从整体上确保分析数据的质量和数量,从而增强军队设计能力。只有综合进行兵棋推演和作战分析工作,才能确保这种全面方法的实现,进而实现最终目标--为美国国防部办公室和国会提供所需的分析数据,为海军陆战队的军队设计提供支持。

        军队设计还离不开美国海军陆战队战争实验室与海军陆战队大学的密切合作。他们的关系是相互支持、共同获益。首先,美国海军陆战队大学许多教职工和学员与战争实验室兵棋推演部有过合作,让他们一起创新并推演现有概念在逻辑上占有优势。

        伯格将军也提到了这种合作关系:很明显,海军陆战队大学用于教育目的的兵棋推演和战争实验室为支持军队设计而进行的兵棋推演以及战术训练中增加兵棋应用要求,存在协同关系。我们要坚定不移地把握这样的合作机会。

        这种合作正在进行中。战争实验室已经与海军陆战队大学新成立的克鲁拉克心工作人员以及教职工展开合作。战争实验室与海军陆战队大学多个项目的合作也在进行中。第一个是“灰色学者”项目:我们选定指挥参谋学院一些专门进行未来概念、兵棋推演研究的学员组成小组与埃利斯集团和兵棋推演部密切合作。克鲁拉克中心拥有自己兵棋系列,相关工作也正在进行中。

       此外,美国海军陆战队军事学院设有高级研究课程,学员正在与兵棋推演部一起通过制定替代性战略和军队设计构架,构建红方小组。这不仅有利于兵棋推演和分析工作,而且有助于海军陆战队军官了解21世纪海军战役和大国冲突的复杂性。面对这种战役,我们要极大调整作战思考方式。兵棋推演是加强教育并激发有关作战概念创新方法的重要手段。

上一篇: 兵棋推演显示:美菲将在南海战争中惨败(二)

下一篇: 美国海军陆战队:兵棋推演的革新(二)

产品推荐

Product Recommendation